您的位置 首页 珍珠文化

该如何来预防软下疳的发生?

软下疳是由杜克雷嗜血杆菌引起的一种性传播疾病。主要表现为生殖器部位发生一个或多个痛性溃疡,合并附近淋巴结化脓性病变。

该如何来预防软下疳的发生?插图

目前,软下疳多见于热带及亚热带的贫困地区。在我国,新中国成立前及初期软下疳较为常见,60年代软下疳基本绝迹。1991年起在我国部分地区有病例报告。近年来,软下疳的报告病例数有上升趋势,病例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,但多为临床诊断,未经实验室检查确诊。本病常见于男性,女性相当少见,男女比为6~10 ∶1。

软下疳中医称之为“妒精疮”、“阴疮”等。也有人认为本病总属中医“疳疮”范畴。外生殖器皮肤、黏膜处的肿痛或溃疡可泛称为“下疳”。疳疮在宋以前被称为“妒精疮”,宋以后又称为“蚀阴疮”,疳疮包括软下疳和梅毒硬下疳。

病因病机

中医认为,本病系肝胆湿热下注,兼外感时毒,蕴结肌肤、阻滞经络而发病。或邪淫欲火郁滞,败精浊血内阻,阴器不洁,淫乱交媾,互相传染而发病。

1.肝经湿热

湿热之邪下注肝经,肝经环绕阴器,湿热久稽,加之妇女阴器瘀浊未净,接与交媾,以致淫水毒邪传袭,致阴部气血失和,灼伤脉络,腐肌溃脓,发生溃疡等疳疮。

2.邪毒侵淫

纵欲过度,房事不洁,交媾染毒,或男子欲念萌动,或者外涂房术热药,强力入房,忍精不泄,致精搏血流,败精浊血,结而成毒,淫毒浊邪蕴于外阴而发疳疮。

3.阴虚火炽

疾病后期,淫毒伤及阴液致阴虚火旺,疮形干陷,气血无力驱邪外出,久治不愈。

总之,湿热和毒热是本病的主要病因。湿热之邪及毒热之邪伤及肝脉,致阴部气血失和,出现疳疮。

诊断与鉴别诊断

1.诊断

本病的潜伏期较短,一般在性交后2~5日,少数在3~10日发病,大多数患者无前驱症状。

(1)典型软下疳:典型软下疳的临床表现是开始在外生殖器入侵部位出现炎性小丘疹,周围有鲜红斑,24~48小时后很快就变成脓疱,脓疱破溃后形成痛性溃疡,溃疡常为圆形或卵圆形,边缘不整,可潜行穿凿。溃疡基底触之柔软,可明显区别于硬下疳。溃疡基底见颗粒状肉芽组织,易出血,覆以浅黄色脂样苔或脓性分泌物。溃疡大小不一,单个溃疡为3~20mm不等,通常仅为1~2个,因可自体接种而形成多发的卫星状溃疡,曾有多达10个损害的报道。溃疡不经任何处理,一般可持续1个月,但也有常年不愈者。

(2)不典型软下疳

一过性软下疳:发生在外阴部位的软下疳损害数日内很快消失,2~3周后腹股沟处发生典型的炎症性“横痃”。

崩蚀性软下疳:开始为小溃疡,损害迅速发展成广泛的组织坏死,使外阴破坏,甚至可累及大腿和腹部,在损害中可分离到梭菌螺旋体。

匐行性软下疳:多个浅溃疡损害,可相互融合或自体接种,形成浅而窄长的溃疡,愈合后产生不规则的瘢痕。

毛囊性软下疳:发生于生殖器部位毛囊的损害。初发为毛囊性丘疹,继而形成毛囊深部小溃疡。

丘疹性软下疳:初起为小溃疡,以后渐隆起,很像二期梅毒患者扁平湿疣的形态,特别是靠边缘的损害。

巨大软下疳:开始为小溃疡,但迅速扩展侵犯较大的范围,可累及耻骨上区域和大腿部。

矮小软下疳:非常小的损害,像生殖器疱疹损害中糜烂损害,但还是有不规则的基底和刀切样出血性边缘。

混合性软下疳:初起为软下疳,以后又感染梅毒螺旋体而发生硬下疳,可检出两种病原体和兼具两病的临床特征。

(3)腹股沟淋巴结炎:腹股沟淋巴结炎是软下疳另一特征性的临床表现,约在原发损害出现后数日到3周发生,约50%~60%的患者可出现,常为单侧,又称为软下疳横痃,临床表现为淋巴结肿大,有压痛,表面皮肤发红,有波动感。红肿的淋巴结最后破溃,流出脓液,形成溃疡和窦道,其创面外翻成唇状,可发生厌氧菌和需氧菌的继发感染,不会发生全身性播散。

(4)并发症

包皮炎和嵌顿包茎:包皮发生炎症,产生水肿,反复发作后,使包皮口缩小,并与龟头粘连,无法翻转,产生嵌顿包茎。

尿道瘘和尿道狭窄:软下疳的溃疡侵及尿道后产生瘘管,伴有排尿疼痛,继而致瘢痕形成,日久后产生尿道狭窄。

阴茎干淋巴管炎:男性急性期包皮龟头的软下疳,病原菌沿淋巴管上行,引起阴茎干淋巴管炎,表现为条状红肿或炎性结节或溃疡,呈串珠状。

阴囊象皮病:由于淋巴管或淋巴结炎,致外阴部淋巴液回流受阻,产生阴囊象皮病。

继发感染:软下疳的溃疡性损害致表皮屏障破坏,缺乏保护,易合并一些其他疾病的感染,如梅毒、生殖器疱疹、性病性淋巴肉芽肿或HIV感染,导致表现复杂化和诊疗困难。

本病诊断可根据以下几个方面进行:①有非婚性接触史或配偶感染史。②典型的临床表现为生殖器部位痛性溃疡,合并腹股沟淋巴结化脓性病变。③实验室检查:涂片见革兰阴性短杆菌,排列成鱼群状;培养见典型菌落,符合生化鉴定;暗视野显微镜检查阴性和梅毒血清学试验阴性。

2.鉴别诊断

(1)硬下疳:潜伏期较长,一般为2~3周,溃疡浅或呈浅糜烂,多为单个,硬而不痛,作暗视野显微镜检查和梅毒血清学试验可证实为梅毒。

(2)生殖器疱疹:初为红斑,继之水疱,再为成群浅表的糜烂或浅溃疡,轻度灼痛,2~3周后能自愈。

(3)性病性淋巴肉芽肿:外阴部位可出现一过性的溃疡,继之出现腹股沟淋巴结肿大,溃破,产生窦道,流出脓液。

辨证施治

1.肝经湿热证

证候:外阴疳疮,红肿溃烂,多少不定,边缘不整如锯齿,疮壁深峭或似穿凿,上覆污秽脓液,气味恶臭,压痛剧烈,舌质红,苔黄腻,脉滑数。

分析:湿热之邪下注肝经,肝经环绕阴器,湿热久稽,以致淫水毒邪传袭,致阴部气血失和,灼伤脉络,腐肌溃脓。

基本治法:清热利湿,解毒化浊。

方药运用:龙胆泻肝汤加减。药用龙胆草9g,黄芩、丹皮、木通、萹蓄各12g,生地、泽泻各15g,土茯苓、车前草、蒲公英各30g,甘草6g。脓稠臭秽加忍冬藤、野菊花;小便赤涩加白茅根、赤茯苓;疼痛剧烈加延胡索、制乳没。

2.热毒蕴结证

证候:起病较急,外阴等处初为红斑丘疹或水疱脓疱,继而溃疡糜烂,灼热疼痛,伴发热恶寒,小便涩痛,舌质红,苔薄黄,脉浮数。

分析:纵欲过度,房事不洁,交媾染毒,致精搏血流,败精浊血,结而成毒,淫毒浊邪蕴于外阴而发。

基本治法:清热泻火,解毒散结。

方药运用:黄连解毒汤合五味消毒饮加减。药用黄芩、黄柏、栀子各12g,黄连8g,蒲公英、紫花地丁、金银花、野菊花、炮山甲各15g,天葵子、皂角刺各9g。壮热加生石膏、知母;便结加大黄;灼痛加延胡索、归尾。

3.毒热瘀滞证

证候:胯腹合缝处横痃,红赤肿硬,灼热焮痛,不久溃破,流出脓血,稠黏臭秽,伴发热,便秘,舌质红,苔黄燥,脉弦数。

分析:素体湿盛,久郁化热,欲火内炽,败精蕴结成毒,毒热瘀滞所致。

基本治法:清热解毒,消肿排脓。

方药运用:仙方活命饮加减。药用银花、天花粉、蒲公英各15g,赤芍12g,虎杖、贝母、白芷、当归、防风各10g,皂刺、山甲各9g,甘草6g。横痃较硬加夏枯草、生牡蛎;脓稠难出加百部、蜂房;热结便秘加生大黄、生首乌。

4.气阴亏虚证

证候:横痃破溃日久不愈,创面色淡,脓水稀少,身倦乏力,口干心烦,大便干结,舌质红,苔少,脉细。

分析:病程日久不愈,淫毒伤及气阴,致气阴亏虚。

基本治法:益气养阴,兼清余毒。

方药运用:托里消毒散加减。药用太子参、麦冬、白芍、蒲公英、金银花各15g,白芷、茯苓、皂角刺、桔梗各12g,黄芪20g,甘草5g。余毒未清加黄连、栀子;肾阳虚加制附片、肉桂。

5.阴虚火旺证

证候:常见于后期患者,横痃破溃后,疮形平塌,疮脚散漫,疮色紫滞,脓水稀,伴有口唇干燥,大便秘结,小便短赤,舌红少苔,脉细数。

分析:淫毒伤及阴液致阴虚火旺,疮形干陷,气血无力驱邪外出,久治不愈。

基本治法:滋阴降火,清热解毒。

方药运用:知柏地黄丸加减。药用黄柏、熟地、山药、茯苓各10g,赤芍、天花粉、金银花各15g,知母、丹皮各12g,泽泻、山茱萸各9g。腐肉难脱者,加穿山甲、皂刺;舌干津少者,加玉竹、芦根;疼痛剧烈者,加制乳香、制没药。

6.脾虚气陷证

证候:横痃破溃,久不收口,疮色滞暗,脓血清稀,新肉不生,迟迟难愈,伴神疲倦怠,自汗乏力,舌质淡,苔白或光滑无苔,脉沉濡。

分析:横痃日久,淫毒伤脾,致脾虚气弱。

基本治法:补脾益气,升阳生肌。

方药运用:补中益气汤加减。药用党参、黄芪各20g,白术12g,当归10g,陈皮3g,柴胡、升麻、炙甘草各6g。余毒未清加黄连、栀子;脓水清稀加肉桂、鹿角片;情志抑郁加合欢花、远志。

其他治疗

1.外治

(1)大豆甘草汤:黑大豆50g,甘草30g,葱白三茎,槐树枝适量,煎水温洗,每日2次。治疳疮痒痛。

(2)金银花、野菊花、大黄、蒲公英各30g,黄连、枯矾各15g,荆芥、苦参各20g。水煎取液2000ml,浸洗外阴溃疡。

(3)蛇床子、苦参、地肤子、大黄各30g,白鲜皮50g。煎水坐浴,每次30分钟,每日2次。

(4)三黄洗剂(黄芩、黄柏、大黄、苦参各15g),外擦,每日3次。治早期糜烂创面。

(5)10%黄柏溶液浸洗湿敷,每日2次。用于早、中期软下疳糜烂、溃疡,脓液较多时。

(6)珍珠散:珍珠粉、黄连、黄柏、轻粉、定粉、象牙末、五倍子、儿茶、乳香、没药共研细末,先以米泔水洗患处,再将珍珠散撒于疮面,每日1~2次。治疳疮腐烂疼痛。

(7)凤衣散:凤凰衣3g,轻粉1.2g,冰片0.6g,黄丹3g。共研细末,鸭蛋清调敷,或干撒亦可。

(8)早螺散:煅白田螺壳9g,轻粉3g,冰片、麝香各0.9g。共研细末,麻油调敷。

(9)炉甘石30g,儿茶3g,冰片3g。研细末,外敷下疳溃疡处。

(10)密陀僧、黄丹、黄柏、乳香各9g,轻粉4g。研细末,麻油调敷。

(11)青黛散:青黛、黄柏各60g,石膏、滑石各120g。各研细末,和匀,干撒或麻油调敷。

(12)三黄膏(黄柏、黄连、黄芩、栀子),每日换药1次。或紫花地丁软膏,每日换药1次。

(13)红膏药(松香、樟脑、白芷、贝母、轻粉、银朱、蜈蚣、冰片),用于横痃肿痛,温贴患处,每次1剂。

2.西医治疗

(1)抗生素治疗:①阿奇霉素1g,口服,单次给药。②头孢曲松250mg,肌注,单次给药。③环丙沙星500mg,每日2次,共3日。④红霉素500mg,每日4次,共7日。

(2)局部处理:①未破溃的丘疹或结节外用鱼石脂﹑红霉素软膏。②溃疡局部保持清洁,可用1 ∶1000~1 ∶6000的高锰酸钾溶液清洗,然后外用红霉素软膏。③横痃未化脓者予以热敷;已化脓,有波动感的肿大淋巴结应引流抽取脓液,以防止破溃形成慢性溃疡,标准方法是从正常皮肤用针头进行抽吸;也可以切开引流。

转归及预后

本病如能及时诊断,对症处理,多能够很快治好。

预防与调护

1.洁身自爱,杜绝不洁性行为。

2.治疗期间不宜食辛辣及刺激食物。

临证经验

软下疳,相当于中医所称的“疳疮”,伴有腹股沟淋巴结肿大,别称“横痃”范畴,溃后又称“鱼口”、“便毒”。

中西医结合治疗本病能提高疗效,缩短疗程。若败精流注,留滞经隧,内服八正散疏利肝肾火邪;体有横痃,兼有表证者,则用仙方活命饮合五神汤加减(银花、紫花地丁、防风、白芷、当归尾、陈皮、赤芍、大贝、制乳没、炒甲片、牛膝、六一散、天花粉),另服万消化坚丸,每服14粒,每日1~2次;湿毒传袭于下者,则用萆薢化毒汤(粉萆薢、赤芍苓、泽兰泻、牛膝、黄柏、丹皮、通草、防己、生薏苡仁、滑石);精久不泄,火郁络肺者,治宜清热通泻汤(银花、紫花地丁、当归、赤芍苓、桃仁、丹皮、乳香、没药、甲片、皂角刺、丝瓜络、连翘、六一散、薏苡仁),另服大号小金丹1粒,每日两次;溃破久不收口,正虚邪恋者,内服加味四妙汤(生黄芪加川断、甲片、皂角刺、炒白芍、银花、香附、甘草、生姜)或参芪内托散(人参、黄芪、当归、川芎、厚朴、防风、桔梗、白芷、紫草、官桂、木香、白芍、甘草)。

小结

软下疳是由杜克雷嗜血杆菌引起的一种性传播疾病。红毒素和复方新诺明对本病有较好疗效,但易复发。若采用内服西药、中草药外洗方法治疗本病,不但可加速溃疡面愈合,而且大大减少了本病的复发率,疗效甚佳。

关于作者: 仙居seo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